欢迎来到长沙市雨花区天华寄宿制学校   今天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教研动态

教研动态

父与子 涉笔成趣

上传时间:2019-04-28 19:19:36    浏览次数: 作者:邓艳丽


《文心雕龙》语:“应物斯感,感物吟志。”读湖南本土作家何立伟老师《儿戏》,感觉他就像一位记录片大师,用他的摄像机,以蒙太奇的手法把他陪伴儿子成长的过程亲切自然地展现给大家。又仿佛是一位善良、真诚、睿智的长者,坐在你的面前,娓娓道来,用长情的方式诠释他对的教育的理解。

提笔前,检索了一下自己曾经阅读过的关于父爱的文章,梁晓声的《父亲》、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、赵丽宏的《挥手——怀念我的父亲》等等,这些歌颂父爱的名篇之共性是:以孩子的视角写父亲,每次读时必有如山的沉重和伟大之感。但《儿戏》却是从父亲的视角写孩子,这其中流淌的是成长碎片的趣事,流露的却是最自然、最长情、最理性的父爱。

乍读题目,以为作者是丰子恺,因为丰子恺写过同名文章,他的《儿戏》与丰子恺的《儿戏》相比,在意趣上颇有些近似,只是没有丰的悲悯。可能是受湖湘文化浸润的缘故,形成了他独特的“市井教育哲学”及游刃有余的雅俗共赏的表达方式,为之叹服。细来读罢,好似与你家常,平实、质朴而又自然。粗来读罢,又似与你太极,迂回、隐晦而深奥。光是表达就彰显出了他别样的韵味。

《儿戏》字里行间无不流露着如山、如水、如风的父爱,这父爱“不威严”,“不深沉”,文中“何大狗”“何小狗”的称呼,玩积木、捉迷藏的趣事,让我看到了一个充满童心的、智慧的、平等的“伙伴式的父亲”,以看似最微不足道的却又最难能可贵的方式陪伴孩子成长。在他的心里,一切的事业,拿到这位鼻涕横流两手脏脏的小家伙前来,皆显得是那么的渺小。读罢全文,没有《背影》的沉重,反倒有几份轻松,但结尾处却戳中了我的泪点,拨动了我的心弦。“不准我想你!儿呵,你晓得这是多么残酷的一句话?”懵懂的孩子啊,你知道你是父母永远的牵挂吗?这一份牵挂从你生命的孕育到他生命的尽头。如果有一天,当我老了,我对儿说“不准你想我!”那时,或许你能感悟佩弦笔下的父亲的背影,怎能让我不想你呢?这是生命的过程与轮回赋予我们最美、最深的思念。

文章中的父亲也是生活中千千万父亲的缩影,甚至觉得他就是自己的父亲,是每一位中国人的父亲,这份趣,这份情,像饮茶一样,一小口一小口啜饮,在缕缕茶香中氤氲出丝丝真情。